社群的影響力

昨天我大概統計一下,臉書的塗鴉牆上,我的朋友有好幾個都張貼了自己小孩在趕暑假作業的照片,而今天,則更多,應該說大部分有小孩的朋友都上傳了自己兒女開學的照片,不是鬼門終於關了,就是可以解脫了之類。我想要說的是其實很多人倡導手機放下,去做真實的社交,但事實上,這就是我們這一代密不可分的社交活動的一種,在沒有電燈的時代,當然蠟燭有它的作用,但當電燈發明了,普遍了,蠟燭就該轉往其他的方向應用,例如生日的時候點,例如成為香氛蠟燭。

很多人會舉柯達的例子來探討破壞式創新的力量,但是很少人談到維持傳統如何轉型帶來新收益,例如閱讀轉往電子化後,並沒有消滅了書本的存在,而是更精裝,更具目的性的閱讀取代了傳統閱讀,因此,社群到底是影響了傳統的溝通,還是創造了新的溝通,而舊有的溝通模式可否被轉型成新的服務型態?

我常常會想想,明年我們可以完成什麼事情,而到了那個時間,我再回想當時的時空背景,改變了現有生態的什麼?

或者淘汰了一些什麼,新時代的產物代表的是應該找到更好的力量去幫助舊產品轉型,社群的影響力是影響了現代人社交與萃取資訊的方式,而傳統的溝通並未消失,而是以一種更精緻的方式轉型而存在。

 

而社群的影響力,是時代下的產物,如果沒有人創造這樣的服務,現今的世界,會完全不同。

 

念念不忘,必有迴響。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